[本地新闻] 四个卖房家庭从此被改变的人生

[复制链接]
分享到:
发表于 2018-4-25 10:1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1.jpg
2.jpg
3.jpg
  因为卖房,原本素不相识的四家人,走在了一起;

  因为丹厦,这四家人的命运从此发生了改变;

  因为两个炒房投资客,这四家人不仅没有收全房款,反而欠下了一笔巨债……

  他们来到厦门打拼,有着美好的未来规划和梦想,却因为一次交易,遭遇到人生中最大的危机,命运急转直下。

  如今,他们忙着维权和讨说法,早已无暇顾及“诗和远方”。

  事情迟迟悬而未决,命运的转盘究竟会转到哪里?

银行卡里只剩下41.83元 好男人越来越暴躁


  作为家中独女,丹妮(化名)最近一直不让父母来厦门。“一过来他们什么都发现了。不敢让老人知道这个事情,那会出人命的!”丹妮颤声说。

  夫妇俩来厦门奋斗十年,计划换一套大点的房子,去年底委托丹厦房产中介卖掉了家中的房子。

  然而,122.98平米的房子被过户掉,他们却只收到投资客部分房款,还莫名其妙欠了丹厦旗下子公司的巨额债务。如今,夫妇俩靠借债度日。

一个美好的梦想


  丹妮夫妻俩都是毕业于985大学的硕士毕业生,10年前从内地来到厦门工作,成为某事业单位职员。

  靠着自己的工资以及父母的积蓄,夫妻俩在厦门同安区买下了第一套房子。

  “买房子的那一天,我打电话告诉导师,我在厦门站稳脚跟了,欢迎学校的师弟师妹们来厦门工作。”丹妮的爱人毅杰(化名)说。

  在丹妮看来,房子不是全部,能在这座城市找到归宿感,是她寒窗苦读十余载最大的收获和奖赏。“我们都是普通人家的孩子,一方面是为了施展才华,另一方面为了感恩这座城市。”

  这个春节,夫妻俩本来打算带着5岁的孩子去上海迪士尼游玩。“她一直惦记着白雪公主有个斑斓的房间,说要去迪士尼看看,以后她也要把自己的房间装饰成童话故事里的样子。”毅杰说。

  孩子关于白雪公主的梦想,在2017年11月就正式“启航”了。

一次错误的委托


  毅杰是朋友眼里公认的好男人。夫妻俩结婚后第一次意见分歧,却因为一家房产中介。

  去年打算换房子后,丹妮就找好了一家中介公司。毅杰得知后提出:“卖房子不要贪图小便宜,要找最大、最专业的中介公司。”家里的事,大多是丹妮说了算,但这次卖房子委托中介,是毅杰拍的板。

  他看中的是丹厦的品牌,“咱们第一次卖房子,什么都不懂,找丹厦绝对没问题”。

  回忆起丈夫当时的言论,丹妮气急反笑。“我老公回来说丹厦卖房子的经理,是个口才不错的少年,一看就跟我们一样都是家境平凡的年轻人,让他赚点佣金,也算是君子有成人之美。”听完丈夫这番话,丹妮再也没反驳。

  丹妮还记得,2017年11月中旬,他们把房子卖给投资客林某后,这名叫林余炎的丹厦工作人员言之凿凿地对他们表示:“放心吧,委托我们丹厦交易的客户,很快就能收款!”

  丹妮夫妻俩开始憧憬着未来的大房子,和给孩子置办的“白雪公主闺房”……

两个无眠的晚上


  然而,2017年12月中旬,毅杰接到丹厦旗下子公司金融工作人员的电话,顿时蒙了。“‘一房金融’的工作人员告诉我,投资客极其不配合还款,先谎称没钱交税,待支开‘一房金融’的工作人员和律师后,迅速补缴税款,拿走新产权证取件单。”他回忆。

  寒冷天气,毅杰一边焦虑地听着电话,一边擦着额头涔涔而下的汗水。

  回家后,毅杰整整两个晚上没有合眼。“我怕他思虑过多,想出毛病来,给他偷偷放了安眠药。”丹妮看到,丈夫似乎一下沧桑了许多,像是突然老了10岁,“他本来是很乐观的人,出了事更多的是自责”。

  夫妻俩原本有20多万的积蓄,出事后很快就花光了。“去法院申请保全押金缴了28万,律师费第一笔给了7万元,又哭笑不得地欠了丹厦每个月几万块的利息,生活开支只能找亲戚东拼西凑了。”

  他们向亲戚借钱,不敢说实话。“我们两家父母都有心血管疾病,依他们的性格,让他们知道了这事,绝对是要住院抢救的。”

  圈子太小,很容易露馅。慢慢地,亲戚们都在传这对小夫妻“出事了”。

  毅杰的乡里风言风语,不知道怎么传出了“他老婆染上了赌瘾”的故事;丹妮的亲戚里,传闻“她老公是不是出轨了”这样的话……

  银行卡里,夫妻俩只剩下41.83元钱。

两个心酸的电话


  上个月,母亲的一个电话,让丹妮崩溃。

  母亲说:“你还年轻,如果有什么委屈一定要告诉妈妈,不能勉强过日子。”

  为了安抚老人,毅杰调整好状态,连续很多天给双方老人打电话,做思想工作,终于证明了家里“一点事都没发生过”。每次强颜欢笑打完电话,他都一脸阴郁。

  好男人的脾气,也变得越来越暴躁。

  “那天我在孩子面前暴跳如雷,孩子只是撒娇后哭闹了一下,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凶她。”毅杰无奈地说,他现在会因为很小的事情发脾气,对孩子没有耐心。

  变化更大的是孩子。

  半个月前,幼儿园的阿姨突然打电话问他们:“孩子是不是讨厌吃虾?”老师说,在学校做游戏时,要小朋友扮演“大虾”,毅杰的女儿突然哭着喊:“大虾是坏蛋!大虾都是坏蛋!”孩子反常的表现,让老师匪夷所思。

  当天深夜,毅杰辗转反侧,脑子电光石火一闪,“大虾不就是‘丹厦’的谐音吗?妞妞说的是丹厦!她什么都知道了!”而之前夫妻俩偶尔当着孩子的面讨论卖房的委屈,估摸着孩子肯定听不懂,没想到,还是影响到孩子。

  寂静的夜晚,这个年轻父亲格外惶恐……

焦虑,妻子得了甲亢自责,儿子成绩下滑


  富繁(化名)是土生土长的老厦门人。

  性格安逸的他,通常不会给自己“找事”。没想到,有一天事先“摊”上他了。

  两年前,老婆生了二胎,出于刚需他才想换套更大的房子。瞻前顾后,犹豫了一年,直到去年底他才下了决心。

  帮他下决心的是15岁的大儿子。“儿子说我这种举棋不定的性格,就得找大中介来帮我把关,他想了想能排得上号的大中介,先找找丹厦吧。”当时富繁很欣慰:吾家有儿初长成。

  丹厦业务员推荐的投资客,出价果然比其他中介公司的报价更高。“约定售价302万,比其他家的大约多2万。”富繁全家人觉得这是一笔不错的交易。

  得知房子被过户后,富繁发现只收到了投资客部分房款,反欠“一房金融”80万。

  他不敢再优哉游哉了,连小区的物业阿姨都知道他卖房子出事了。“窝火!见到邻居都要被问这事。吃了大亏,还不好意思声张。你看,被人家吃得死死的!”

  全家人的麻烦,似乎从此都找上了门。

  春节过后,由于焦虑和委屈,富繁的老婆得了甲亢,脾气一点就着。正读初三的大儿子,因为卖房风波,成绩严重下滑。“儿子觉得是因为自己推荐了丹厦,导致钱没了,妈妈还生了病,他心里过不去。”富繁说。

  在孩子中考前的关键时刻,全家人的健康都掉了链子。富繁也因为连日的维权奔波,犯了胃病,“但我不能倒,家里现在就靠我”。出事至今,他瘦了8斤,但硬着头皮上。

  他心里有数:卖房的钱讨回来,全家人的健康才有保障。

曾经的传奇 又每天干三份工作


  一个来自江西农村的年轻人,如果靠打工,要在厦门买房,需要付出多少努力?

  郭康(化名)的答案是,工作7年,但每天只睡不到6小时。

  这个近乎“奇迹”的奋斗经历,他成了村子里最励志的后生。今年春节前,乡亲们每每教育自家晚辈,都会拿他举例:“你看看人家小郭,再对比你游手好闲的样子……”

  然而,春节后,一切都改变了。

7年,每天睡不到6小时


  和大多数向往着碧海蓝天而来到厦门工作的年轻人不同,郭康是为了救父亲的命。

  他出生在江西抚州某县城农村,19岁之前连市区都没去过。为了给查出肿瘤的爸爸凑齐10万元医疗费,他第一次出远门。

  之所以选择厦门,他“听同学说,这里很多工厂都招人,不要求学历的”。2006年秋天,19岁的郭康来到了厦门,下车后他的口袋里只剩下22块钱。“来厦门四个月,我很快有了3份同时进行的工作,一份是主业,两份是兼职。”回忆起拼搏的岁月,郭康的眼睛里透着光芒。

  郭康的主业,是在一家知名企业当检验员,工作时间是晚上8点至第二天凌晨4点。两个副业,一个是上午10点开始,在餐厅里打工,帮忙洗盘子,送外卖;另一个是下午2点开始到傍晚7点,在一家便利店当收银员。“7年,除了有几年的春节,我没有一天休息,每天工作的时间加起来超过17个小时,断断续续睡觉不到6个小时。”郭康说,为了赚钱给父亲治病,自己活成了一台机器。

  不到24岁的时候,他的头发掉了一半。

买房,成了工友里的传奇


  即便如此辛苦,郭康兜里也存不了几个钱,2008年最落魄的时候,口袋里只有7块钱。

  有半个多月时间,他一度没钱吃饭。“在餐厅跑堂收拾碗筷的时候,饿得不行了,看到客人有剩饭菜,趁没人注意,我抓起来就往嘴里送。”那一瞬间,他觉得自己很卑微,“一定要活出个样子”。

  2008年冬天,郭康父亲的第二次手术成功,病情得到控制,费用的支出也减少了。高悬在小伙子头上的“命运之鞭”,似乎放了下来。

  但郭康依旧不敢懈怠,他迫切地想改变自己的命运,便萌生了大多外来务工者不敢想的念头:“我想给自己一个家,就在这里。”

  小郭向工友们说起自己买房的“志向”,大家笑他“爱吹牛”,还有工友挖苦说:“就你这条件,在厦门入赘,别人都要犹豫考虑”。

  人生没有捷径,唯有负重前行。2013年,郭康拿出25万元的积蓄,在同安买下了一套83平米的房子。这个年轻人凭借黄牛一般的奋斗故事,成了工友里的传奇。“老家的长辈知道我在厦门买了房子,特意摆案焚香,很认真地知会了祖先。”那段时间,郭康的头发似乎又茂密起来了。他开始谈对象……

卖房,开始走上维权之路


  去年底,郭康找到了一个挺有前途的工作岗位。“初步意向,底薪是8000元,有业绩还能拿提成。”

  这让他有底气换一套更大的房子。他选择了丹厦,“第一,工作太忙,我没时间管这个事,不想操心房屋交易,找专业的、可信赖的公司帮我把关即可。第二,之前听说过丹厦老总沈木钦,他和我一样,都是苦孩子出身,我对他有天然的好感”。

  他踏进了丹厦的门店。丹厦业务员推荐来的客户,双方约定以265万元交易房子。但钱没收全,房子就被过户,他还“匪夷所思”地被丹厦工作人员带去“一房金融”借贷150万元。

  当年开涮他“入赘”的工友说:“你当时脑子里是不是装大便了?给你空白合同都敢按手印啊!”

  郭康发现真相后,绝望地冲到“一房金融”,失控咆哮。一个工作人员说漏了嘴,告诉他还有几个跟他有一样遭遇的客户。

  他辗转要到了其他三户的电话,他们像去西天取经一样结伴而行,开始了维权之路。

辛苦,每天又干三份工作


  辛苦十二年,一夜回到了从前。卖房出事后,郭康丢掉了薪酬可观的工作,去了工地打零工。“时间全部被绑架了。奔波于各个部门之间投诉,心比腿还累。”

  他又恢复了几年前每天干三份工作的生活:上午帮忙在室内刷漆涂料,下午在另一处工地负责拌水泥,晚上还兼职帮人家通下水管道。

  曾经对未来很有信心的郭康,从未想象到这一打击。“我在厦门12年的奋斗积累,因为这件事而粉碎了。”更令他力不从心的是,维权对他都是一件有门槛的事,“现在根本没钱跟丹厦打官司”。

  坏事传千里。老家的乡亲们,最近开始议论郭康卖房被坑的事了。“这件事,从头到尾我都不知道究竟是错在哪里?为什么会发生在我身上?”这个从江西农村来厦奋斗的青年,麻木地刷着涂料,任白色的浆水滴在自己脸上。

  不管钱最终是否讨得回来,郭康已经决意离开厦门。“离开前,我只想跟沈木钦(丹厦老总)见一面,当面问他:你也是苦过来的人,为什么要撕扯我的人生?”

连续吃了2个月的馒头配榨菜


  去年还是公司优秀员工的陈大年(化名),最近差点被老板开除。

  隔三差五去有关部门投诉丹厦,陈大年翘班的次数累积增加。“老板问我是不是嫌工资给得少,在外面有兼职?我憋得满脸通红。”不过,幸好老板后来发现他不像是在外面兼职的样子,渐渐就没说什么了。

  去年底,他的房子在丹厦推荐下,和投资客约定售价288万元。但他初期只收到投资客部分房款,反欠“一房金融”200万元。“要是没了房子,再砸掉饭碗,我可以入选厦门年度最倒霉鬼了!”大年自嘲说。

  他很发愁,因为家里快揭不开锅了。他已经连续吃了2个月的馒头了,“三餐都是,配榨菜,省钱”。

  伙食一差,就容易出洋相。他去丹厦总部讨说法的时候,看到办公室门口放着蛋糕,忍不住吃了一个,下意识地向工作人员说了声“谢谢”。

  道谢完,他越想越觉得滑稽,“这是用卖我们房子的佣金买的糕点,他收到佣金,我却没收到房款。我沦落到天天啃馒头,还向他说谢谢?谢谢他们让我受这份罪吗?”

  丹厦公司对外公开的企业愿景是“有家的地方就有丹厦”,陈大年一脸不忿,“丹厦还在,而我们的家却没了”。来源:(海峡导报记者 朱黄 黄敏江/文 陆军航/图)
发表于 2020-2-12 21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所以呀,有一个副业做才是最好的,没副业,企业垮了怎么办?适合上班族的25个副业http://www.fuyeju.cn/

使用高级回帖 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快速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   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  

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,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、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,只要接到合法请求,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。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